化学传记:198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Donald J. C

2020-06-19 724人围观 ,发现39个评论

Donald J. Cram 自传 (续)

大学毕业之后,申请研读硕士的学校超过十七间,但只有三间回覆。我接受了内布拉斯加(Nebraska)大学的申请,在1942年被授予硕士。我的论文研究在博士诺曼澳克伦威尔(Dr. Norman O. Cromwell)的监督下完成。

在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所以默克公司公司去上班,我们的终极研究目标就是合成出盘尼西林,在那里我的优秀表现是受到Dr. Max Tishler影响。

在1945年战争结束后,马克斯博士立即安排我到哈佛大学去为L. F. Fieser教授工作。同时这份工作也是我的博士后研究,并且也顺利的申请到十八个月的国家研究协会奖学金。在哈佛这段时间,我在科学研究上的杰出表现要归功于两位教授Paul D. Bartlett教授和Robert B. Woodward教授。三个月后我在麻省理工学院为John D. Roberts教授工作。在1947年8月1日我到洛杉矶的加州大学去做研究。

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父亲的早逝对使我迫使我自己去建立一个模式,是我性格具有非常多样,有些事我从不同的人身上学习而来的,有些事我从书籍中学习来的。已故Saul Winstein教授,是我的同事,朋友同时也是位竞争对手,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大概事发生在三十五岁那时。因此,父亲早逝,让我有个机会,必且是必要性的,父亲的形象一直在我的脑海影响着我,使我逐渐转变成熟。而且,最后,我了解到谁才是影响我这幺深的那的模範。

在我四十六岁,我有相当好的时机以及环境对于我的化学研究。我开始进入我的专业的时期,当物理化学、有机化学和生物化学被结合在一起时,当新的光谱学解析法开启了化学结构的新视窗,以及当我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个漂亮的新校园,我的一个新的制度开始建立形成。超过两百多名同事和我有共同分享苦难,许多失败和成功的快乐。和他们共同工作的经验,是我最美好的记忆。我的同伴们都非常支持我们的研究。Jean Turner Cram我的第一任妻子,陪伴我从1940年到1968年.。Jane Maxwell Cram博士,我的第二任妻子,扮演着陪衬者的角色,同时她也相当的严厉但是却是启发发人心的评论家也是研究策略的方式超越提及。

我的同事们纷纷慷慨解囊,很荣幸我的研究方案获得三个美国化学学会大奖分别是Creative Work in Synthetic Organic Chemistry、The Arthur C. Cope Award for Distinguished Achievement in Organic Chemistry和The Roger Adams Award in Organic Chemistry。在1961年时我获选为国家科学院的成员,1974年成为美国加州科学家,在1976年的化学讲师及得主英国皇家化学学会(英国)。 1977年,我得到了一个荣誉博士的学位,从瑞典的Uppsala大学,并在1983年在南加州大学也得到了一个相似的荣耀。

我在有机化学教学里的贡献,直接的影响:已经教导有一万两千名学生,间接地写三本教材: Organic Chemistry(与 GS Hammond共同编製;翻译成十二种语言), Elements of Organic Chemistry(与DH Richards和G. S. Hammond共同编製),及Essence of Organic Chemistry(与J. M. Cram,共同编製),加上专着,“Fundamentals of Carbanion Chemistry”。

在这过去的四年,因为我分享诺贝尔化学奖(1987年),接受这份荣耀影响我的生涯想当的深远。最重要的是,该奖项已经扩展我的职业生涯相当久,让我得到最令人兴奋的结果是我进行研究已有50年。该奖项也让我的经验部分也扩大了範围,其中大部分是趣味性和教育性的。最后,该研究领域中的分子,在有机化学领域获得大部分被认可的动力,是藉由诺贝尔文学奖。我十分感谢我们的研究成果被选为工具为荣耀,我们知道带来快乐展开有机化学研究。

 

参考资料: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 … 7/cram-autobio.html

不容错过